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bc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八十五章 七寶、帝網珠

打穿steam遊戲庫 第八十五章 七寶、帝網珠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4-13 10:13:46

小嬰兒們茁壯成長,他們時刻與鹿正康親近,得到一股輕靈氣息的溫養,所以百病不生,耳聰目明。

禿驢們一個個看著這些孩子都興奮地直搓手,都是跟隨菩薩的童兒,天生與佛有緣啊!

出於某種心態,和尚們擠出一筆款子擴建了彆院,這樣就可以養更多棄嬰了,或者可以讓那些施主們寄養孩子……不過名義上是給佛子的供養。

擴建彆院的工程進行得熱火朝天,很多富商都聽說了少林寺出了一個小菩薩,於是都慷慨解囊,當然以後他們的小孩免不得要到彆院小住。

這些事情鹿正康都清楚,少林也知道鹿正康可以理解這件事,但雙方不約而同有著一種默契,甚至可以說是鹿正康主動表露這個意願的。

其間來了一群尼姑,她們是逸姑庵的比丘尼,而鹿正康所在的彆院就叫逸姑彆院,少林收養的女嬰以後也是要送到逸姑庵的,可見其實雙方是很有淵源的。

比丘尼們拜見了鹿正康,非常恭敬,還獻上七寶,分彆為金佛像、銀飯缽、琉璃念珠、瑪瑙手串、硨磲佩飾、珊瑚擺件以及最後一樣,一副長鹿角。

鹿正康收下了鹿角,其餘的推了回去。

尼姑們把東西轉手給了和尚,最後拜了拜鹿正康,離開了。

日子就此平靜度過。

白天鹿正康把鹿角擺在身前,時刻觀賞,到夜裡就立在窗欞上,月光投下的影子就像一株枯樹。

在他眼裡,這不是一件死物,而是一頭活生生的牡鹿。

它在幽密多霧的深林遊弋,踏踏腳步聲遠,起伏的脊背好似山巒……

鹿正康非常享受這種同自然交流的過程,如今他隻能對這樣年份淺短的事物產生共鳴,尚未能與天地共感,或許到了那一步,他就真能被稱為在世菩薩了吧。

和尚們請來劍川鎮的文人徐染血給孩子們啟蒙,其實主要是為了給鹿正康啟蒙。

這位徐染血每天晌午纔來,在廂房裡搖頭晃腦地吟誦一遍《初學記》,聲音抑揚頓挫,嬰孩們牙牙學語也是非常活潑可愛。

讀罷,徐染血去膳廳用飯,回來後接著誦一遍《黃庭經》,完事後就施施然離開。

這樣的生活平靜又安詳,似乎能永遠持續下去。

徐先生也並不總是讀這兩本,有時還會講一些曆史。

然後鹿正康就得知,十年前有一位名為相樞的邪魔連殺三十多位皇帝,數千官宦,自此無人再敢稱帝,朝廷、官府就此瓦解,百姓再無人管束。

現在的天下,原本的城鎮、村莊各自獨立,互不約束。

鹿正康至此才意識到自己來到了《太吾繪卷》的世界。

他對此既無開心,也不難過。

徐染血每次離開時,日頭還高,於是就有和尚來講經。

從《心經》、《金剛經》,到《華嚴經》、《楞嚴經》,乃至《梵網經》、《淨土三經》等,這些經師往往隻敢讀原文,不敢說註解。

他們怕主觀偏見影響鹿正康的判斷。

鹿正康從這些文章裡,讀出的不隻是宗教的世界觀、價值觀、道德觀,他窺見了其背後更深的哲學理論。

他對那些過於玄奇神妙的描述不置可否,對於一些同自己曾經接受的科學理論有衝突的地方也不偏從。

這些經文裡最得他歡心的無疑是《金剛經》,其中蘊含的一套完滿的“是名-即非“的思辨體係叫他嘖嘖稱奇。

佛教充滿各種前後的矛盾,這在鹿正康看來,實在是因為太過死板的體係,前人的言論被奉為真理,不敢稍有譭譽。

若要鹿正康說,他未來自創一派,講那些不實的經典統統一把火燒個乾淨,纔是痛快,纔是護佛。

五月十四,當夜,鹿正康睜開眼。

一位老媽子偷偷來到他床前,看到他在看自己,臉上既羞愧又難過。

這位是孫王氏,今晚是她與另一位老媽子當值,她對鹿正康拜了拜,然後湊近他,在耳邊輕輕把自己的祈求說了一遍。

原來她家裡有一個小女兒天生體弱多病,又是風寒入體,更兼有早夭之相,這種情況是藥石難醫,和尚們見了都搖頭不語,而哪怕真有什麼仙丹靈藥,那也不會是貧苦人家能接觸的。所以知道鹿正康非同凡響後,孫王氏就留了一個心眼,偷偷收集了鹿正康的“回龍湯”,回去煮雞蛋給孩子吃下,果然病情稍有好轉。現在她就是想求幾滴鹿正康的指尖血給自己的孩子喂下。

鹿正康聽完,思忖一下,看著孫王氏熱切渴盼的神態,這飽經風霜的粗糲臉龐暗示著常年的日曬雨淋,似乎與大地土壤有著某種連結。

他走神了。

人的行為與存在的境地絕不是割裂的,獨立的,而是互相聯絡的。

《華嚴經》中有一“帝網珠”,說天神帝釋天宮殿裝飾的珠網上,綴聯著無數寶珠,每顆寶珠都映現出其他珠影。珠珠相含,影影相攝,重疊不儘,映現出無窮無儘的法界,呈顯出圓融諧和的絢麗景觀。

這不斷運動、變化著的帝網珠其實就是一切宇宙、生靈,非生靈,它們一起構成一張大網。每顆帝網珠都不是單獨出現的,其每次改變都有背後的絲線拉扯,這些絲線又聯絡到其他帝網珠上。

鹿正康陡然感悟,再看眼前的孫王氏,恍惚就能看到她在田間辛苦勞作,在家中努力編織,生火做飯,照顧小孩,更往前的,她的青年時代,她的幼年時代,曾經的孩童已經如此模樣,未來更隻是一抔黃土。

每個人都是一條河,而相遇在不同的河段,就彙集出塵世的海。

鹿正康輕笑起來,發出細細的嗬嗬嗬聲。

孫王氏癡癡地看著鹿正康的笑臉,她也在一瞬間感同身受。

鹿正康對她開口說道“去把她帶來吧。”

然後他側頭又對窗外說“你去吧,一切無恙。”

原來是守護他的武僧不知何時出現在窗外,隨時準備製止孫王氏。

孫王氏臉上淚水縱橫,她感到了巨大的辛酸苦楚,這些苦難原本並冇有給她帶來傷感,直到她遇見如此溫暖和煦的陽光,這才意識到周身的冰雪已經快淹冇了故作堅強的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