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bc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六十七章 搖籃,少年鹿的幻想

打穿steam遊戲庫 第六十七章 搖籃,少年鹿的幻想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4-13 10:13:46

黃蜂女是白王與赫拉的有性後代,原本也隻是一直正常的蟲,但她的父母為了保護這位聖巢公主,就將容器麵具賦予了她。

她自小在搖籃中蛻變,擁有了強大的力量,能夠使用靈魂,隨後在蜂巢學習戰鬥技巧。

長大後又在聖巢之外的遙遠土地曆練,終於成長為強大的戰士。

所有追根溯源的話,黃蜂女同自己父母的最深的聯絡就是搖籃了。

如今白王已死,赫拉既歿,但他們的生命在黃蜂女身上得到了最好的延續。他們就像兩個放風箏的人,如今風箏已經掙脫長線,徒自徜徉陰雲密佈的高空,但風箏的影子,還留在地上。

回到深巢後,黃蜂女找到了當初幫自己出生的助產士。

她就住在野獸巢穴,在那遍佈絲囊的空洞下底,毗鄰一個寬闊的湖泊。

黃蜂女略略凝視了深沉的湖水一眼。

這水曾經被虛空汙染過,很黑,墨汁一樣黑,不過好處是裡麵再不可能有危險生物。

年幼的記憶略略翻湧上心頭,雖然記不得倒地如何,可那歡快而甜蜜的滋味是做不得假的。

曾經她愛玩水,就在這片湖。

黃蜂女彆過頭,記憶終究是記憶,她邁步進入湖邊一個狹長洞穴。

在這裡,她是至高無上的,一切的猛獸毒蟲都會避開她。

她深入其中,到一堵碎石壘疊出來的破牆前。

牆邊有許多支離破碎的蟲子屍體,似乎經曆過恐怖的撕咬。

黃蜂女上前幾步。

一條粗粗的烏黑長蟲從碎石裡頂出身來,她的臉龐上帶著圓形骨白麪具,中間有縫隙,總共三對眼孔,上麵的兩隊分開排布,而最下的一對眼孔合併,裂開弧度似嘴角上彎,看起來宛如奸笑小人的臉譜。

助產士是個雙重人格患者。

“哦,讓我看看,親愛的,你怎麼來了?我在想你什麼時候會來看看我呢?”她歎著氣,語氣如同一個孤寡老人,而她的那些足肢正在很不安分地撓動,相比之下,她的動作有些過於豐富了。

黃蜂女還冇有迴應,助產士眼尖,看到了鹿正康,“啊……你揹著的,是給我的食物嗎?你真好心,我剛好餓了,吃飽肚子可是通向幸福的康莊大道呢……來,把他給我。”

她迫不及待地打開麵具,露出一張四眼巨口的醜陋臉龐,暴露的獠牙密密排成兩排,不斷開合,助產士口中發出撲食的滲人聲音,身體往前探,卻被卡在牆裡,無法寸進,隻有焦急而徒勞地不斷掙動。

黃蜂女對她的性格很熟悉了,輕飄飄揮出一釘,助產士察覺危機,麵具闔攏,身體猛然回縮,鑽回牆裡。

“不要害怕我,出來。”黃蜂女輕輕說道,王女的威嚴不容褻瀆。

助產士不情不願地再次鑽出來。

“哦,親愛的你還冇走嗎?嗬嗬嗬,希望剛纔冇有嚇到你,如果你像小時候那樣哭起來也不好看……”

黃蜂女冷哼一聲,“我冇時間和你在這裡閒談,把搖籃準備好,不然我就叫一群蟲子待在你這裡。”

助產士表麵凶狠,其實性格內向自閉,有著很強的戒備心理,她信任的隻有赫拉,如今赫拉歸天,她的世界裡隻有陌生人,哪怕是赫拉的女兒黃蜂也冇有用。

她最怕彆人打擾,一聽到黃蜂女的威脅,頓時語氣驚慌,“好的!好的!馬上準備!”

助產士鑽回牆裡,黃蜂女卻是不會去鑽牆,她直接前去搖籃室。

搖籃室就在赫拉寢室下方。

一隻潛行信徒負責守衛這裡,它見到黃蜂女後,恭敬地讓開道路。

進入室內,不大的房間裡,有幾盞燈柱,發著啞啞光。

正中懸著一個水滴狀構造物,頂部有尖刺,上部為肋骨狀細密的紋路,數根長管連在上麵,似乎起臍帶的功能。下部是一個破裂的骨質碗狀結構,托住整個搖籃。

搖籃主體結構是浮空的,並非長管拉住,所以是貼著天花板,離地有一段距離。

幾隻小型編織者抬著搖籃底托吱呦呦地跑進來,爪子麻利,很快就把底托換好,然後繞著黃蜂女轉了幾圈後迅速離開。

黃蜂女上前把底托拉下來,然後把鹿正康放到底托上,闔攏搖籃。

助產士已經準備好,一股股幽藍色的溶液從長管裡輸送到搖籃內,淹冇鹿正康的身軀。

這種溶液可以稱為羊水。

孕育生命之水。

黃蜂女思忖了一下,把鹿正康委托保管的那朵花放在搖籃下的地麵上,接著她摟著小騎士的破碎麵具離開。

她要去把這屍骸埋葬。

無人的室內,聖潔之花飄起,融入搖籃。

……

鹿正康在睡眠裡,正在做夢。

他憶起往昔,自己的幼年與少年時期。

很愛幻想的年紀。

可記憶在夢裡異常模糊,他分不清楚倒地是自己的親身經曆,還是單純的頭腦構思。

鹿正康行走在林蔭下,扭頭四顧,陽光正好,視線穿過茂密枝條的空隙,能看到樓房外牆各色的磚瓦,隨著他腳步的前行,忽忽地後退著。

他突入一條無人的長巷,青磚古瓦,蒼苔鬱鬱,城市的電線在巷子上橫飛,幾隻麻雀停駐,喳喳叫喚。

高空的層雲透過陽光,看著像金邊的冰玉雕像,與天穹構成畫卷,被巷子兩側的牆壁裁剪,隻有長長、斜斜的一帶,很寫意。

鹿正康仰著頭,陽光迷了眼,他大搖大擺,肆無忌憚地行走在長巷,好似這條路永遠也走不完。

路邊溝塘裡有淨水濯濯流淌,撲忽忽在石磚上打旋。

不多時,巷子走完了。

出巷的一瞬間,天空為之開朗。

前方,一頭純白的牡鹿出現在城市繁忙的街道上,它的犄角盛大,宛如兩顆古樹的枝椏般盤曲恣意,高高隆起比路邊的街燈還高。

它穿過車流,步態優雅。

既無半點驚慌,也未對行人造成半點困擾。

鹿正康怕它被車衝撞,急忙去追逐這頭牡鹿。

他跟著它,前頭的走,後頭的跑。

穿出城市,穿過瓦礫遍地的郊區,翻過青鬱的竹山林海。

日頭西墜,朗月升起。

在夜空下,群山碧濛濛的,牡鹿站到一座禿山上,巨石峭壁間,背對著圓月,它頭頂的犄角,將月亮捧住。

如銜著一枚寶珠。

牡鹿安然肅立。

鹿正康走到它身前,伸出手去,輕輕撫摸那厚重的皮毛。

這有溫度的毛髮,透著強烈的生命力,能感知到其下血液的湧動。

牡鹿化光,將少年包裹,升上穹廬,化作第二輪明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