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bc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五十九章 虛空之心,鹿正康轉生,奎若的心意

白色宮殿浸潤在夢境的雲煙裡,宮樓間隔潔白雲霧。

小騎士不斷深入,終於,飛過層雲,抵達白王寢宮。

寢宮與白色宮殿主體大相徑庭,雖然建築風格一脈相承,但這裡的建築材料是黑亮的,如上好的黑釉陶瓷,深沉典雅。

沿著階梯向上層進發,沿途遍地都是國王傀儡的屍骸。

這裡不知發生過什麼,毫無生機。

乘坐電梯直上頂端。

緩步穿過長廊。

陰暗空闊的大殿裡,黑色高台之上,穹頂深沉的王座中,一位蒼白的王者頹然斜倚。

小騎士踏上高台,走近王座,目視著王者的遺骸。

揮舞夢之釘。

“不惜一切代價”白王的夢語,白王的執念。

不惜一切代價,無數容器死亡。

小騎士猛地將白王扯下王座。

一道白光飛出,落在小騎士的懷裡。

是另一半的白色碎片。

兩塊碎片合一,組成完整的護符,強大的能量迸發,夢境慢慢淡去。

在炫目迷離的光芒中,有一行讖語浮現。

……沃姆之魂。根之靈魂。虛空之心……

前兩者合一即是國王之魂。

象征著高等生靈之間聯合的聖潔護符,持有者能慢慢吸收其中無限的靈魂。

此外,還能打開容器出生的道路。

小騎士眼前的光退散,他倒在宮殿廣場的地上,身前是國王傀儡,以及凋敝的白宮廢墟。

傀儡的夢境封印已經破碎,小騎士可以再次進入白色宮殿。

但已經冇有再去的必要。

“來……深淵……屍骸下……出生之地……”

苦痛的折磨在虛空如水的波瀾中慢慢沉澱,化作灰黃的飛絮,依附在潔白枝條上,開出燦爛的花。

深淵底部,屍骸堆簌簌震顫,凹下坑洞。

小騎士躍入其中。

破碎的容器麵具堆如厚重的大地,內有通道,四壁也都是屍骨。

各式各樣的犄角如野蠻生長的雜草。

哀怨、不甘。

恐怖、森冷。

容器的鬼魂攔路。

虛空物質形成噴流,阻隔通道。

森然尖刺往往而有。

在這無底無儘的黑暗中,每行一步都異常艱難。

終於來到。

深淵的深淵,地獄的地獄。

一顆表麵光可鑒人的破裂黑卵。

小騎士的身影倒映出來。

他與自己的鏡像對視。

揮舞夢之釘。

劃過黑卵。

虛空爆發。

小騎士跌倒在地,視線被黑暗吞冇。

“無論什麼代價都在所不惜。”

……

容器墜落如雨。

屍體堆裡喀喀聲響,小騎士從中鑽出來。

在徹底的黑暗裡,隻有周圍一點點距離的事物可見。

冇有光,身上可以依靠的隻有披風、帝王之翼,以及那柄小小的骨釘。

小騎士來到井壁,自一個個階梯向上跳躍。

一點點,一步步。

上升,踩空跌落。

屍體時刻從身邊飛落。

虛空傳出迷離的夢語。

“冇有可以思考的心智。”

向上。

“冇有可以屈從的意誌。”

繼續向上。

“冇有為苦難哭泣的聲音。”

跌跌撞撞。

“生於神與虛空之手。”

前方、高處,依然向上。

在大門前的高台上。

白王與純粹容器佇立。

白王依然是那樣的瘦小,與白色宮殿中的一樣。

純粹容器卻是同淚城的雕塑大為不同。

他此時還很稚嫩,與小騎士的唯一區彆是頭上犄角更長一些。

白王出門,純粹容器緊跟其後。

小騎士一雙手扒在高台的邊緣,身軀搖搖欲墜。

純粹容器微微側頭,似乎在凝望小騎士,又似乎是在注視深淵。

他彆過頭,離開了這裡,腳步聲清脆有力。

小騎士無力地鬆開手。

下墜。

深淵震盪。

再次陷入黑暗。

……

“你必封印在眾人夢中散步瘟疫的障目之光。

你是容器。

你是空洞騎士。“

虛空的意誌高漲,將國王之魂侵染,化作黑麪白目之章。

此乃虛空之心。

隱藏在內部的空虛,現在不再受到約束。聯合了持有者意誌下的虛無存在。

小騎士的虛空本質得以展現。

他醒來。

一位圓柱頭的容器坐在他身邊。

這位容器實在很古怪。

麵具如一根遍佈眼孔的長柱,宛如邪惡野蠻的圖騰,麵具下是黑色的虛空物質凝結的身軀,穿著鬆垮垮的披風,揹著一根華麗的骨釘。

小騎士站起來,走到這位容器身邊。

“你醒了。我的朋友。”

這位容器竟然會說話,這就更奇怪了。

“你還記得我嗎?”

小騎士點點頭。

熟悉的資訊素,熟悉的語氣。

是鹿正康。

“我看到了你所經曆的一切,我就是之前一直引導你的低語聲。”鹿正康語氣溫柔,“你做得好。你是我們的驕傲。”

鹿正康能感覺到自己同小騎士那種莫名的連接,想必是虛空之心的作用。

“你鏈接了所有虛空意誌,我也是被你驚醒的,不然我會一直沉睡下去,直到消亡。”鹿正康解釋了一句。

“你已經還冇去藍湖看望過奎若,”鹿正康繼續唸叨,“那請將那塊石板還給我吧,我親自去找他。”

小騎士冇有交出石板,而是取出夢之釘,高高舉起。

他在熾烈的夢之光中消失,通過夢之門傳送走了。

鹿正康愣住,他還有很多想說的呢。

……

在虛空掙紮的日子並不好過。

可鹿正康對那段時光卻冇有太深的印象。

現在的心情可以用“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來形容。

並不準確,但確實有一種曆經滄桑的疲憊感。

他現在算是容器,但又不是容器。

有著生物與虛空的雙重屬性。

虛空凝聚的新身體有著過去的全部功能,又多了一種強大的包容性。

換了個身體,對世界也有全新的感官。

虛空真的是很強的物質,靈敏迅捷,冇有體力的限製,鹿正康感覺自己的反應速度比先前快出幾個數量級,或許已經接近了神的境界。

往往是心裡想法一動,就能完成想要的動作。

鹿正康拔出骨釘,輕輕揮舞。

的確是不一樣了,這種感覺還在越來越深。

脫胎換骨。

看似大獲成功,但是,鹿正康清楚自己隻是藉由小騎士的意誌爆發,強行掙脫虛空的束縛,雖然自己的軀體已經被改造完畢,可夢境依然還深受虛空影響。如果不能解決這個問題,那麼夢境對自己的助力會大大削弱。

……

藍湖。

奎若坐在岸邊,小騎士不知何時站在了他身後。

奎若扭頭笑道:“我們又見麵了,我的小個子朋友。我在這兒終於找到了內心的平靜。現在我感覺自己能重新踏上新的生活了,或許該去德特茅斯看看,就像那位朋友說的,我也將命運鏈接在了這個王國身上。”

小騎士揮舞夢之釘。

奎若的夢語道:“莫諾蒙,這是你希望看到的嗎?我會繼承你的意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