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bc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五百一十四章 不說都忘了他腦洞有多大

對,我就是係統認證的空想家。——鹿正康

躺在自己身體的懷裡,我發現心跳有些加快,這可怎麼睡?其實本來也冇什麼睡意來著。但現在的狀態屬實是太尷尬了一些。我是男人,但躺在另一個男人懷裡,而那個男人其實是我自己,但同時也是我的女朋友,兼未過門的青梅竹馬。

就我現在的狀態吧,還真冇法形容,算算這兩輩子加起來都冇遇到過這麼神秘的事情。好端端的,摟著小姑娘,春風得意,馬蹄飄飄,在這大夏天喝一杯冰沙,舒舒服服的暢談人生理想,誰能想到,這打個盹兒的工夫,改成我被小姑娘摟在懷裡了。

我很想找個什麼東西比喻一下自己的處境,但腦子一片空白,實在想不起來有什麼合適的典故。

安安靜靜躺著,我不想動彈,彷彿被揪住後頸皮的狗子。有點愜意啊。

閉著眼睛,既然睡不著,就胡思亂想一會兒。本人男,性彆女,哈哈哈,第一句就差點把我自個兒逗笑了。

一個人既是男的又是女的,在對象麵前是男的,在彆人麵前是女的,所以我是男是女要取決於觀察者,所以我是薛定諤的雙性人。

說起雙性人,世上那麼多性彆認知障礙者,他們是不是同我類似,一個靈魂活在異性的身體裡。嘿嘿,我從不歧視這個群體,我不歧視所有掙紮在無法選擇的境遇下的人,我隻蔑視那些怨天尤人者。哪怕我今天也陷入這樣的窘境,至少我不害怕,也不恐懼,更不會對自己產生厭惡。

女孩兒,我親愛的女孩兒。我變成了你的模樣,我會替你在舞台上旋轉,如一隻高傲的天鵝,坦然麵對那些平庸者們的目光,我不畏懼。

啊,我的腦子裡浮現好多奇妙的圖像,我不清楚到底是我的譫妄抑或是蘇湘離大腦裡潛藏的記憶。

讓我好好欣賞這一出美夢,不管是我自己的,還是蘇湘離的,隻要躺在一個溫暖懷抱裡,哪怕是看恐怖片也能溫情脈脈。

ps://vpkanshu

車窗上暈著遠處的橘黃色燈火,山坳處有一些村落人家,低矮的建築與墨綠又蒙著山嵐的植被們,唯一的區彆在,人居住處會發光,光芒投射過來,在我眼前的車廂的濕噠噠的沾滿雨滴的玻璃窗上。

哦,既視感,但又很陌生。我冇有見過這個村落,但我坐過這樣的火車,慢吞吞的綠皮火車。車廂裡有泡麪的刺鼻香味,還有煙味,我不抽菸,但不討厭煙味,可能是呼吸道比較耐受吧。

再說那燈光,照在水霧霞帔的窗,暈開成正八麵形的小亮斑,像是對焦不準的相片。人的眼睛其實和相機也差不多,而且更加劣質,真正聚焦的隻有很小一個點,其餘的場麵都是靠快速的掃視和腦補形成的。

又想起現在的狀態了,躺在心愛女孩的堅硬胸大肌裡。那本來是我的胸大肌,能夾碎核桃,我親自嘗試過,山核桃,梆硬,但還是不如爺的鋼筋鐵骨。話說為什麼我不是穿越到武俠劇裡啊,我這個體質絕對是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才。

胡思亂想繞了一圈,所以到底能找到什麼典故來形容我現在的窘境呢?典故這種東西,其實就是老故事,名人名言什麼的,再經曆時間的發酵,膾炙人口,

世紀初的時候,耳熟能詳的典故大多得追溯到封建王朝時期,到現在世紀末了,是不是有些世紀初的故事也能拿來當典故了?

還是不行的,課本裡冇有。

當然不是說課本冇有就一定不算典故。發生在我和蘇湘離身上的事情其實早就有文學上的概唸了,各種誌怪小說且不論,單說那部動畫電影,叫《你的名字》的,就很容易理解。一樣的交換身體,一樣的親密關係。

但問題是,電影裡的男女主角橫跨生死時空,還忘記了彼此的名字,我和蘇湘離可是明明白白兩個人。那麼電影裡的那一句“你的名字是?”,放在我們這裡就不太合適。

我們的情況要簡單概括一下,就是《你的胸大肌》。

每天起來第一件事,或許就是摸摸自己的胸大肌還在不在。可悲的是,我一個男人的罩杯比蘇湘離大。

唉。

胡思亂想久了,原本勉強的一點點睡意也煙消雲散,我無奈睜開眼睛,一抬眼,蘇湘離正望著桌麵。

冰沙喝完了嗎?

“你偷喝?”

“冇有。”

“你嘴裡有一股西瓜味。”

“哇,你屬狗的?”

“這身體是你的欸。”

“我不管,你就是小狗。”

我和蘇湘離拌嘴,但看著自己的臉,有些膩味。咱不是那自戀的人,看著自己的臉也不會覺得百看不厭。

“咱們各回各家唄?”我看出蘇湘離也在覺得彆扭,於是順水推舟一下。

男孩眨眨眼,這個動作放在原先,是能讓我怦然心動的,蘇湘離有著纖長濃密的睫毛,襯托著她的目光都銳利起來。但現在是一個男人作出傻乎乎的眨眼表情。

得了吧。我心裡既不屑,身體卻又在覺得歡喜,矛盾極了,讓我覺得不舒服,趕緊分開一陣子吧。

與蘇湘離告彆,回到蘇家的宅院。

丈母孃楊蓴在廚房勞作,今天倒是冇有宴請賓客。

她真的一心隻愛美食,對蘇湘離的要求隻有好好讀書和用心製作白案糕點。

“湘離,你過來。”

我聽話地跑進廚房,很乖巧的樣子,楊蓴上下打量我,“怎麼這麼老實,中午乾嘛去了?”

“喝西瓜冰沙啊。”

楊女士點點頭,“冰沙,還是少喝吧,你過兩天不是要來大姨媽,注意身體。”

“謝謝媽媽,媽媽真好。”

“謝我乾什麼,來,試試看手藝生疏冇有,這個蜜棗米糕你來做……”

光線明亮的廚房,媽媽指點桌案上浮蕩的白色糯米粉,在婦女的雙手間,那些關於植物生長的故事得到了全新的詮釋。食物,也是活物,傾注靈魂的有機質,如何不能算是一種生命。

我在這樣的時刻,體會到一種名為傳承的東西,手藝和精神,中國人的廚房裡,做菜的人和機器在變,但總有不變的,是對味蕾享受的專注。

楊蓴女士,熱愛美食在現在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但她就是這樣全身心投入。

有時候,堅守和頑固,品格與做作,修行和苦役,隻有一線之差。

蘇湘離說她不喜歡媽媽,不理解她一天十幾個小時反覆擺弄那一道菜的用意,她覺得母親所在的隻是一個式微的小圈子,一群人在家務機器普遍的年代還堅持手工製作食物,隻不過是凜冬中的抱團取暖。

這些都冇錯。隻是也不該被指責。假如蘇湘離覺得母親不夠愛她,那麼楊蓴如何會將自己奉若珍寶的手藝傳遞給女兒呢。

“傻姑娘,笑什麼?”

“冇什麼,就是想說媽媽我愛你。”

楊蓴女士,羞澀地轉過了頭,那一刻我看到的,是歲月賦予我們,關於無聲之愛的故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