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bc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二百七十二章 龍吼,心力,忘卻的記憶

一覺睡醒的鹿正康皺眉,剛纔做了一個好奇怪的夢,竟然是遊戲開頭的動畫劇情。

可他又隱約覺得自己好像是忘了什麼——想不起來,很快,連自己忘了事情這個想法本身也淡忘。

鹿正康隻記得自己夢到遊戲畫麵,僅此而已了。

有驚無險的墜崖冇有給巨魔人帶來什麼彆的感觸,他去庭院的避風處做飯,香味把約納斯與迪洛兩個饞蟲勾過來,鹿正康每道菜做好都讓他倆先嚐嘗,覺得好吃了,這纔出鍋。

晚飯時,冥想了近十個小時的艾恩蓋爾終於出現,作為四個灰鬍子裡唯一可以溝通的人,鹿正康也甚是想念這個老頭。

飯後,鹿正康攔住艾恩蓋爾,“大師,不知可否傳授我一句吼聲?”

老頭笑了笑,一副早有預料的樣子,“隨我來。”

鹿正康跟著他,走出議事大廳,到中央大廳,通向庭院的高台之前有一塊淺灰色方磚地,與周圍的大塊灰黑板岩有顯著區彆。穹頂上有兩個深深的梯台天井,昏暗的暮光撒入,將這一小塊磚石地照得沉悶悶的,一如積灰的臟抹布。

艾恩蓋爾站在光柱外的陰影裡,對著磚地輕輕喝一聲。

“伏斯!”

一道聲浪裹挾稠密的空氣化作渦流湧出,撞擊在磚石上,化作一個龍語字元,為之義。

巨龍的文字是什麼樣的?乍看像是抽象的楔形文字。是由巨龍的指爪刻出來的符號,所以筆畫都很直,開端粗,末端細,三到四條不同長短的劃痕排列好,就是一個龍文了,幾個龍文組合就是一個詞語。

艾恩蓋爾指著地上的符文,“對著它冥思吧,假如你真的得到了天空的認可,就能做到的。”

做到什麼?理解它?鹿正康懂龍語。還是銘刻它?怎麼算是達到標準呢?

巨魔人盤膝在符文前坐好,細細凝視著這磚頭上的幻影。

一聲龍吼,印刻在地上,除了淺淺的痕跡,就是一個散發橘紅色紊亂微光的符號。

冇有任何頭緒,鹿正康將自己回覆了些許的心力灌入眉下雙眼,再看那龍語,依稀有些感覺。一種睏倦的感覺,在寧靜的打坐裡慢慢升起,一些幻覺也慢慢升起——破碎的湛藍天空,被黑色的烏雲分割,山脈小小的,就像沙盤上不起眼的土堆,在雲後的長風裡一點點剝離成埃土。

力量是什麼?摧毀一些東西,還是建造一些東西,是一種偉大的聯合,還是一種貪婪的壯大?

每次學習一個吐目,都是一次辯論,一次抉擇。

鹿正康還在仔細觀摩眼前的幻境,一個男人在用一柄鶴嘴鋤鑿山,在陡峭的霍斯加高峰上造一條路出來,鋪上石板台階,一共七千階。山再高,也擋不住我的腳步!

畫麵不斷轉變,一個灰袍人正被十七個人用吼聲圍攻,在劇烈如怒海火山般的氣浪中巋然不倒,隻一張嘴,震駭無垠的吐目就把其餘人的吼聲都壓抑。當我說話時,你們都得閉嘴!

古諾德的英雄們,揮舞粗陋的武器與飛天遁地的巨龍搏殺。用吼聲將不可一世的龍擊垮,乃至將祂們打入沉眠中不得再甦醒。當初你們用吼聲欺壓我們的祖先,如今我們要以牙還牙,血債血償!

……

鹿正康回過神來,天已經黑得通透,周圍點起火盆,光芒熱烈。他仰頭,天井外有燦爛的極光,露出一角,飄搖著,美麗之極。

他已經懂得,但他還不會釋放。

用什麼來釋放這個吐目呢?

魔能不好使,雖然是龍語魔法,但釋放是不需要魔能參與的,吼聲是一種共鳴頻率,喊出來就行,關鍵是單喊出來冇用。

那就用心力唄。

鹿正康將心力擊中在聲帶,喊了一句“伏斯!”

大廳裡迴盪著伏斯,可冇有氣流湧出,失敗。

鹿正康點點頭,看來是需要高級的操作,吐目需要對心力有更高級的操控技巧——往往是這一步讓許多吼聲之道的學習者艱難求索而不得其法。

心力是身心與信仰的結合——龍吼需要情緒灌注,所以歸根結底,要像個演員,要融入到這頻率中去。

如果在第一步銘記龍語前,堅定自己對其意蘊的看法,到了情感共鳴時就會有差錯。

鹿正康閉上眼睛,力量就是實現想法的手段,力量的形式不重要,隻要目的達成就夠了,這是他的理念。所以為了發出龍吼,他可以嘗試不同手段,隻要成功就好了。

他便告訴自己,要用蠻力碾碎一切,阻擋在眼前的一切,不論是有形的物,還是無形的事,都統統碾碎即可。

心力劇烈波動起來,就像一腔熱血湧上心頭,一句發泄的嚎叫也不可阻擋地在喉間衝蕩,鹿正康睜開眼,吸氣,吐目——伏斯!

心力震盪,上揚,隨即低落,共鳴產生,魔能湧入聲音,一個洶湧的氣團飛出,將柱子旁的火盆打翻,冷酷的氣流一下帶走太多熱量,紅彤彤的火炭都變得暗淡烏黑。

鹿正康有些疲倦,心力起伏屬實會給人很大的負麵影響,難怪遊戲裡龍吼不能連續使用,卻是會心力交瘁而患傷病。

“不錯,很有天賦。讓人印象深刻。”艾恩蓋爾站在高台上,走廊口,一直默默注視,此時纔出聲讚揚,“你實在是很有悟性,常人要學會一個吐目,免不了數年的冥想和靜思。身為凡人,我們都很弱小,但掌握了吼聲,我們也可以化身無垠的天地。”

巨魔人一邊體味心力波動的奧妙感觸,一邊作答“有一念生,則一念住,為火中煙,為海上花,刺人鼻息,亂人眼眸。若無一念生,可見明燈盞盞,誠心皎皎,正途也。”

使用吐目需要情緒的交融,是為一念生,長此以往,便會被這種虛幻的情感拘束了思維,故稱一念住。但要是能隨心所欲,祛除淺薄而短暫的衝動,直指恒常的本質,那纔是光明的境界,也就是神性的道理。

艾恩蓋爾一愣,沉默不答。

和尚的機鋒比灰鬍子的含蓄更加隱晦,而且鹿正康用的語法也很古樸,詞彙精簡,意蘊無窮,這下更加難懂。

艾大師乍聽就覺得很有道理,打算回去好好琢磨一下鹿正康的話。

匆匆的腳步聲遠去,鹿正康留在原地。

方纔,心力波動時,好像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就像是回憶悄悄叩窗,抬頭去看,卻無影無蹤。

所以說,我到底忘了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