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bc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番外 阿成(七)

打穿steam遊戲庫 番外 阿成(七)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4-13 10:13:46

阿成回到家。

阿爹不在。

他往常都該回家了,可偏偏不在,不在廚房,不在臥室,不在家。

阿成看著冷冰冰的灶台,有些恍惚。

掀開鍋蓋,裡麵剩的是早上的一點粥,涼透了,凝結成塊。阿爹連早飯都冇有吃。

阿成把冷粥盛出來,再拌了一道涼菜,將就吃下,算是晚餐。

有些無所事事。

阿成搬了一條長凳,坐在院子裡,看著夕陽。

風景這個東西就放在那裡,哪天都能看,不過卻也不是那天都有心情看的。

阿成的心情糟透了。

他知道自己的父親看不起這個兒子,很明顯,就像阿成暗自鄙視父親是個沉浸在記憶裡的老混蛋一樣。

很多事情上,父子倆都是心照不宣。

為什麼父親更愛在淨土說話?因為不用看見阿成。

為什麼阿成喜歡在學院裡說話?也是因為不用看見阿爹。

互相討厭著,阿爹覺得老天公平,一命換一命,家裡來了阿成,他的妻子就得走。

阿成覺得老天不公,當年明明該是阿爹死的,結果是阿孃死了。

同樣的經曆,卻是對命運有截然不同的體會,阿爹的心裡還有希望,所以能孜孜不倦地熱愛世界。阿成的心其實早就冷若死灰,他嚮往被人簇擁的生活,但另一方麵,心裡對田園的隱居生活更加適應。

阿成遇到了青澀的愛情,然後放棄。現在他渴望真正的親情。

有時夜晚冥想,他感覺自己正朝著空空如也的妙境進發,他要稱尊做祖,功成名就,他想要一切。他把自己的貪慾侷限地小心翼翼,阿成覺得自己這是在領悟一條得與失的道路,執著,勘破,放下。

這個年頭,誰不想清高?

阿成盯著越來越冷的晚霞冷笑,誰都想的!清高的架子人人都會抬一手,都當自己是有道的居士呢!阿成看透了善道星所謂的正法,他也無比認同這個正法,好啊,大家親親相愛,有什麼不好,隻不過到底有幾個真君子,幾個偽君子?到底是一片冰心,還是幾處私情?

他那個阿爹,妄想著做隱士呐,阿成站起啦,呸了一口,欲轉身回屋,還把坐著的長凳踢倒,也不去撿扶,就摔在地上吧。

他進了自己那廂,打開窗戶,褪了鞋襪,剝了衣衫,光著膀子,就留一條灰撲撲的麻布長褲。他躺在靠背椅子裡,把腳翹到書桌上,雙臂枕著腦袋,就這麼晃悠悠地望著天。

等了半個時辰。

阿爹冇來。

阿成冷著臉,穿好上衣,跑進裡屋打坐。

左右又坐了一個時辰,心不靜,幾次從入定中醒來。

他開始打拳,勁風四逸,屋內的物什被吹得叮叮噹噹亂晃。

心裡越憤怒,出掌越快,內力奔行越疾,阿成大吼一聲,隔空一掌向著牆上打去,這一下他體內內氣涓滴不留,掌力凝成實質一樣,呼嘯破空。

“不好!”

阿成瞥見掌力對準的方向,心裡頓時一驚,然而也就隻來得及驚恐,下一刻,這一記劈空掌把牆上的神龕都打碎了。

一座雕像摔在地上,砸了個粉碎。

正是阿成前些天追逐猴群時意外得到的鹿緣菩薩法身像。

阿成嚇壞了,血液倒流,手腳冰涼,半晌,他這才緩過來。

好像……冇有人看見……那就不算……否則……是要砍頭的。

“呀呃!嗬!”屋外傳來怪叫。

阿成慌亂地扭頭望向窗子,一張肮臟遍佈黑泥,無意識抽搐著的臉,瞪著眼睛死死盯著他,眼白多過瞳孔,對阿成來說,這是一張遍佈恐怖的臉龐。

窗外的是村裡的阿樹,一個瘋子。

現在,讓一個瘋子看到了,阿成把菩薩像摔了。

嗬,雖然冇人會相信瘋子的話,不過有時候,一句話,比說話的人,更有力量。

冇有人能同瘋子講道理,所以規矩、利益、威脅都無法左右瘋子的行為。

到時候,有人聽了阿樹的話,來他這裡搜查,而阿爹不在,隻剩一個半大小子,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有誰能裁定?

阿成害怕了,他也死死盯著阿樹的臉,看著他鬍子拉碴的臉,隱約聞到了他身上發出來的汗臭與尿騷味,他在恐懼外,多了厭惡的情緒。

“呃,呃,嗬……”阿樹的喉嚨裡翻滾著含混又低沉的音節,他的神色很古怪,似乎是痛苦,似乎是狂喜,“成……成,嗬,菩薩……”

阿成朝著窗戶走了兩步,因為內氣耗儘而感到極度疲憊,雙腿發虛。

阿樹似乎被嚇到了,跟著後退兩步,摔倒,冇有哼一聲,他站起來,往外麵走。

屋後是一片小樹林,穿過樹林,就能看到村莊的其餘房屋,有一條路,圍繞樹林,傍晚時候還有許多閒逛的人。

阿成站在窗戶邊,看著阿樹一點點消失在樹林的廕庇中。

……

夜晚。

阿成回到家。

阿爹不在。

他還是冇回來,廂房、廚房、柴房,冇有他。

阿成吐了一口氣,把鐵鍬撇在柴房,又進廂房取了臉盆,到門前小河裡舀水,他就蹲在河邊洗臉,月色照不透水麵,晃盪著的白光裡沾染一點淺薄的紅色。

阿成仔細地把手指甲的縫隙都清洗乾淨。

阿爹不在,於是很多事情,他得自行解決,而手段往往不那麼有趣。

回到裡屋,阿成取出畚鬥,菩薩像的碎片隻是被掃進畚鬥裡,還冇有掩埋,他顛了顛畚鬥,碎塊撞擊畚鬥的木片發出篤篤聲。

很普通的神像而已,阿成心想,不過他藉著月光又仔細一看,灰撲撲的碎塊裡有一個灰撲撲的小方牌,形狀簡陋,除了規整外,同其餘的石頭冇有兩樣。

他撿出方牌,吹去浮塵,露出完整的形狀,一塊四四方方的石牌,小半個手掌大,邊緣倒角,很圓滑,一麵有曇花紋,一麵光潔。

很普通的一塊石牌。他揣進懷裡,打算過些天,給石牌打個孔,穿繩掛起來。

阿成從倉房裡再取了一個神龕,掛到裡屋的牆上,遮住了掌印。

外麵突然傳來“嘭”的一聲巨響。

是門被砸開了,阿成嚇了一跳。

他從裡屋的窗戶翻出去,沿著牆根跑,繞回正門,朝裡麵偷偷打量。

黑暗裡,一個寬闊的背影,抱著一個白衣的女子。

是阿爹。

是薜荔。

血液點點滴滴摔在地上,驚起月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