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bc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焚神煉,衣以侯

打穿steam遊戲庫 第一百七十四章 焚神煉,衣以侯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4-13 10:13:46

這個抱琴的女人,得神劍加持,實力已經不能單純用強來形容了。

就武道戰力而言,她已經與鹿正康處於同一水平。

不使用神通的話,鹿正康也需要一場鏖戰才能打敗她。

女人似乎還在失神,茫然地問詢道“你們可看見我那醜狐了?他在哪?是飛上了天宮?是墜落了黃泉嗎?”

話越說越冷,“罷了,你們不必回答,你們都想欺騙於我,唯有我那醜狐……”

女子憤然心碎,周身的無明異火狂燃,觀者隻覺熱浪撲身,火焰化形為妖魔利爪,肆意扭動。

鹿正康向來奉行簡單直白的對敵思路,既然武道修為無法碾壓,那就用神通。

“小千界掌!”

一招既出,天地寂然。

……

小姑娘坐在地上,宮殿廣闊,暗沉沉的,一根根高柱,一張張帷幔都佇立在遠處,冷森森,同黃昏的樹林似的,這些建築的部分結構排列整齊,給人秩序感,但一點都冇有溫馨,隻有冷酷,鐵律的氣味。

宮燈點著,光芒稀淡清淺,也蜷縮在遠處,說不上昏暗,甚至看著還有些刺眼,但真的無法照亮大殿。

充斥著雕刻花紋的物件們構建出密集而厚重的陰影,光芒如論如何也照不乾淨這裡的黑暗。

火盆燃燒著,一箇中年男人披散著頭髮,身上華美的祭服被汗水浸透,他喘著氣,瘋狂、專注,他全身心的與某個高高在上的神靈或者是渺渺冥冥的天理進行溝通。

男人把龍骨擲入火盆,猛烈炙燒。

火盆表麵雕刻著一隻九尾狐狸的模樣,火焰是藍色的,看著很冷,但確實熾熱。

男人咕噥著某名的咒語,隨後伸手探入火炭中,掏出龍骨,撇到地上,提起一旁瓦罐,含上一口清水,噴吐到高溫熾熱的龍骨上,激起一片水汽,骨板裂響發出悶悶的聲音。

大殿深處的男人開口說話,好模糊,完全聽不清,似乎是記不清“都齋父大夫……何如……”

那名為都齋父的男人舉起龍骨,仔細觀摩著裂紋,也開口說話,他的嘴唇碰撞著,眼睛裡血絲瀰漫,他的舌尖輕輕叩在牙床與牙根上,清脆的響聲,還濺出唾沫,奇怪的是,女孩對這樣細枝末節的聲音比對人聲更敏感。

“……其美,其美,天傾地覆,斷絕四時,三方甲士乃舉兵戈,江山儘赤上下數禍,此至敗相……”

高高在上的男人,擲出幾個字,“……毀其麵容。”

宮女捧著刀子過來,白生生的刃,在宮燈的光裡,是橘紅色的,而劃破臉頰,沾血後,烏沉沉不再反光。

女孩茫然,捂著臉,血液奔流。

……

臉上的傷好了,又被劃破,依然還是會長好,刀子的金屬味道,混雜血液的腥鹹,流入口中。順著唇瓣與下頜落在檀木的地板上,破碎的血滴,疏漏的天光裡,如桃花一般。

既然無法毀容,那就著男裝,披麵紗。

童年的窗外陰雲密佈。

這裡的天,總是這樣黯淡的嗎?

還是說,青丘國不配眺望藍天?

這個國家冇有火。

除了占卜的時候能看到。

那火焰是妖狐的異火,那群精靈與青丘國交好,但也不是那麼親密無間。

十九歲的她,該稱女子了。

衣以侯,青丘國的公主,豎方的第十七個女兒。

十六個姐姐都陸陸續續嫁給了水伯天吳,豎方的君主。

唯獨是衣以侯啊。

她還留在父王的身邊。

那懦弱、虛弱、貪婪、懶惰、柔軟的廢物。一個平庸的國王,一個無能的父親。

不能讓衣以侯被世人發現她的女子之身。

她的美貌會叫天下瘋狂。

豎方把她驅逐出境,同那些狐狸們生活吧。

……

離開自己的國家,離開那座宮殿。

壓抑的色彩一下子爆發,世界的美景鋪麵而來,簡直讓人目不暇接。

同狐狸們生活,他們比人類聰明,也比人類單純。

抬頭依舊望不見天上太陽,可此處遍佈陽光。

衣以侯習慣了黑暗,懼怕光。

所以她與那孤獨的狐狸一道,那隻七尾的狐狸,被他九尾的族親們稱為醜狐,可讓人類來看,還是很好看啊,潔白柔順的毛皮,那眸子俊美清亮,流露出的萬般神態,無需言語就能直達心底。

七尾的靈狐帶著衣以侯經曆一切,一切她不曾經曆過的,一切她嚮往過的,一切她不曾想象過的。

會法術的狐狸總是神通廣大。滿足一切女孩的一切願望。

一切,一切,彼此是彼此的一切。

衣以侯彈著琴,七尾狐狸坐在樹枝上望著她。

這不是愛情。

但這的確是愛情。

無關軀體、形貌。

隻是神意的交織。

纏綿在蜜糖似的愛恨裡,我和你,都無法自拔。

我記不清人們的話語,但你的每個字句,我都牢記在心,我的山盟海誓也都珍藏在回憶的寶匣裡。

“醜狐,醜狐,作餘郎君。春摘桃花,同飲甘醴。夏取梅子,若附若離。秋收穀粟,當戶織機。冬砌火塘,燃之豆萁。朝度泗水,暮枕南山。餘為靜女,君似好郎。采蘋采蘩,君往餘歸。有狐綏綏,有女姝容。共修美事,嘉禮天成。”

衣以侯,愛上了醜狐。

成婚。

這下,普羅大眾都聽聞了。

衣以侯,是個女子。

天人絕色。

衣以侯,這三個字,有魔力,君王臣子,庶民百姓,聞之失神,見之奪魄。

安然於青丘的夫婦,他們複能安然多久。

……

溪水淙淙。

我在水畔浣衣,搗衣槌擊打著粗布裁剪的衣衫,砰砰作響,就是這樣的聲音,簡單的韻律,這就是我的生活,我的愛情,如若這樣的曲調能永恒迴響,那麼我情願它的那麼的枯燥。

流水的反光裡都是醜狐的模樣。

身後的樹林,枯葉殘枝被陌生的腳步碾碎。

都齋父。

他老了,一頭烏黑油亮的長髮變得枯朽衰白,他的眼中冇有了血絲,看著很真誠。

“……你的夫君……成仙歸去了……”

都齋父,他的話,比一萬個晴天霹靂更突然。

醜狐怎麼會拋下衣以侯,獨自成仙去呢?

可衝到他們的小屋裡,冇有醜狐,隻有一層迷幻的彩霞。

這屋子裡的一切都是熟悉的,我親手搭建的,連門框上的木刺,木刺上的指尖血都是清清楚楚,可冇了他,一切都陌生起來。

好陌生!

“……水伯有令……迎娶……第十七女……”

你們的話語,都齋父,同宮中的侍女們,我的父王,你們說的話,都太沉重,夾雜了太多。難道你們就不會感到疲累嗎?

……

八百裡紅妝。

隻為迎娶天下最美貌的女子。

衣以侯望著簾外的世界,越過敲鑼打鼓的仆從,越過荒草稀疏的平原,越過淒慘的池塘,越過山脈,飛過雲層。

天上的醜狐,你是否在看桃花?

春天到了,我們屋前的花枝上都綴滿了妍麗嬌柔的花瓣,它們飄落的樣子真的好像一場大雨。

人們的生活就像一個漏鬥,大家都在滑向深處。

隻不過童年是最寬鬆的時候了,什麼都很新奇,什麼都可以去嘗試,到了年紀漸長,大家就落入狹管,不得不被束縛著,一點點挪動。

而我的人生恰恰相反。

出生與成長在枷鎖中,到了最死心塌地的年紀,卻陡然闖入無限遼闊的世界,闖入無限遼闊的,醜狐的心房。

天命安排我們相遇的每一刻鐘,都是對我的嘉許。

如今你我分彆,那不過是緣分已儘。

大夫都齋父與國君豎方騎馬陪在婚車後,水伯的妻子,哪怕是豎方的女兒,那身份也絕對是比他們高。

“……前方就是……”

“做得好……”

他們在密語什麼?

前方的山,我知道的,家門前的桃樹就從這座焚神山上移過來的。

春天盛放的滿山桃花熱烈似火,焚神燎仙。

多美啊。

陡然,那山真的燃起火來了!

好大火!

似地母震怒,怒火焚天。

狐火!

是醜狐!

……

衣以侯衝入火海,她的淚水為她開道,那滿山桃花深處,一隻白狐仰躺在地,嬌小的身軀被一枚桃木大釘貫穿,釘死在落英間。

大火躁動,咆哮著,爆鳴聲震撼天地,火光似乎把積年的雲霧都燒穿了,疏朗的陽光在衣以侯的生命中總算姍姍來遲。

這瘋狂的嘶吼裡,血淚落在毛髮上的聲音卻還是清晰可辨。

國君豎方,大夫都齋父追入火海,受烈火焚身而死。

他們淒號著,是死亡的曲譜。

是死亡。

若死亡能把我們留在一起,那麼我同你共赴黃泉。

……

焚神山上的火熄滅了,奇妙的是,連山上草木都未曾燒焦半根。

山上的桃花都謝了,唯有兩株例外。

一高一矮,相依為命。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