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bc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一百五十七章 陰神出竅,太吾傳承,劍客轉世

道士嘀嘀咕咕,“令符、法台、引魂幡……”

他站在一張桌前,上麵擺著許多零零碎碎的東西,蠟燭、香爐、貢品、符紙、硯台等等。

陰神出竅有風險,還得請來護法神將。

做法的程式很複雜,一旦開始,幾乎是每一步都有對應的咒語要念。

上香前念靜香咒,使硯台前念勅硯神咒,提筆前念勅筆神咒,蘸墨前念勅墨神咒,動筆前念下筆神咒……

最後念一段請神總咒,召來然山供奉的護身神將,卻是一位大將軍,金光四射,威風凜凜。

王平安見禮神將,將自己的事體囑咐了,說要將軍護住自己的陰神不受惡風吹拂,神將一一答應。

“好了,墨墨,我這就來了。”道士害怕得嘴唇發白,但是盤膝坐下,一瞬間就入了定境。

一道靈光自他囟門衝出,恍惚是一個小小的人形,纖薄剔透,如水晶雕琢,放著毫光,燦燦皎潔,正是道士的陰神。

這陰神體態圓滿,不懼強風,可見道士的修為精湛。

神將一揮旗,無數符籙飛出,繞著小小的陰神化作一個周圓的金環,這下更為安全。

陰神飛到桌上的殘劍前徘徊了一下,猶豫著,最後還是猛地一下鑽入其中。

此時,小樓的門被踹開,幾個老道士湧進來,“平安!你在做什麼!”

“糟了,他陰神出竅了!”

“這是作甚,這是作甚啊!”他的師父咧嘴大哭,聲如寒鴉。

……

伏兮兮本來是打算離開酒樓了,不過就因為收留這個白衣人,她又多待了一陣。

實在是傷得太厲害,還發燒,傍晚清醒了,接下來一整夜都在說胡話,最後天亮前冇了呼吸。

夥計們半夜就散了,留伏兮兮一個人,在後廚的長凳邊陪著這個可憐人。

他的身子就半依半躺在窄窄的木凳上,一雙腿還晃在地上,頭也斜斜耷拉在一邊。

“嫻兒……莫怨我。”這個人就這樣夢囈,口水滴滴答答,浸濕嘴唇,身上一層細汗,在爐子餘火與月色淺淡的清光裡,他的腦袋彷彿是一顆瓷球,確實毫無血色。

伏兮兮一臉好奇,嫻兒是誰?

“……相樞,劍塚,吾須得儲存太吾村元氣……”

“報仇吧,我為你報仇……”

“伏虞,劍柄……”

伏兮兮嘻嘻笑,“我叫伏兮兮,你說伏虞劍,嘿嘿。”

“傳承……一代代……”

“天下,家園,吾愛,不能……”

“……罷,罷,罷。”

朝陽的第一縷光紅彤彤,泛紫氣,照在白衣男人瓷板似的臉上,映出一道佛光。

“我,來,陪你,來世……”

伏兮兮有點難過,他死了。

救不了啊,真的,內氣試探,經脈寸斷,五臟儘碎,尤其心脈,幾乎是冇有,也就是靠著強大的功力硬撐到了現在。

內氣耗儘,一了百了。

生命的最後五個時辰,此人都在譫妄裡度過,好在有一個女孩陪她笑,為他落淚。

掌櫃的來了,一看後廚有個死人,趕緊唸了幾句佛號,隨後囑咐夥計去尋一張席子給人捲了,丟亂葬崗去吧。

伏兮兮歎氣,陪著體壯有力的兩個夥計一同去葬人。

天未大亮,路上有點霧濛濛的,這些水霧也被朝陽染著金燦燦,他們一行,三個活的,一個死的,三張臉迎著光,一張臉在席子的陰影裡。

出了城門,夥計把坑草草挖好,就是一個小小的土凹陷,斷裂的草莖流出汁液,點點如露水。

死人被丟到坑中,似乎揚起了一點灰,又似乎冇有。

他手指似乎顫動了一下,似乎又冇有。

夥計們蓋好封土,扛著鐵鍬要回去,他們的臉上帶著老練的笑,就像是在說死人而已。

伏兮兮嘀咕,是的,死人而已。

“妹仔,回去了吧!”

小妹搖搖頭,“你們回吧,我不回了。”

哦,這下,明白了,是分彆,這個愛笑的姑娘要離開聚仙樓了。

夥計們遲疑著,最終是對她鼓勵地笑了笑。

他們的背影消失在漸漸散去的晨霧裡,伏兮兮站在小墳包前。

亂葬崗不斷起伏的高高低低、乾乾濕濕的黃泥,不像是墳墓,當然也不是墳墓,頂多是一個肉身迴歸大地的過渡帶。

無數人在此,無數的魂魄上升……

伏兮兮出神。

陡然,身前的泥土動了一下。

是的,封土動了一下。

小妹愣著。

一隻握著劍柄的手,穿過地表,生死的界限,站著泥,高高升起來,彷彿是簡陋的墓碑。

小妹輕輕把手貼在劍柄上。

那死者拳頭本是攥緊的,如今驀然鬆開,伏兮兮趕緊撈了一把,劍柄落在手裡。

一瞬間,她彷彿迷失幻境,周圍起了好大霧,灰濛濛的世界裡,有一個個身影走過去,又走回來,到麵前,露出陌生的臉孔,對她溫柔一笑。

一代代太吾的記憶、功力,都湧入伏兮兮的身體。

不知多久,太陽已經升起來,老高了。

伏兮兮低頭,那從地下探出的手掌消失不見,迴歸了死者的地下。

伏兮兮抬頭,那漫天的雲彩飛奔往來,風吹呼呼然,帶著水汽,留下一句低吟,“傳承……”

傳承。

第十七代。

太吾兮兮。

……

道士身前站著一個白衣劍客。

王平安問“你是誰?”

白衣劍客就回答道“我是你。”

“那我是誰?”

“你是墨雲。”

道士搖頭,“我怎麼可能會是墨雲。我是墨雲,那白子墨是誰?”

“他是墨玉殘劍。”白衣劍客一抬手,手掌裡站著一個小小的人形,蜷縮著,卻正是白子墨。

“不……我不可能是……”道士不敢置信。

“莫要逃避這一切。這本在我們的計劃下。”

“什麼計劃?”

“劍意輪迴,打破桎梏。”

“誰的桎梏?”

“前古劍者。”

墨雲對道士笑了笑,把掌中的白子墨往前一遞。

“來,殺了他。”

“不行。”王平安語氣堅定。

“哪怕捨棄劍道絕巔的力量?”

“哪怕捨棄一切。”

“好。”墨雲輕笑,縱身向王平安一撲,二人化作兩道無形的劍氣。

飛舞如龍。

彙聚如江。

……

李鼎勳坐在家裡喝茶。

過些天就該出海,回來後就領著太吾去把劍塚打通。

然後就聽說太吾消失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