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bc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血楓、相樞,伏虞神劍

="('"

=>

樂天島環島城牆之下,已然成為了殭屍的海洋,密密麻麻,彷彿狂瀾轟然傾瀉。

平板電子書

(.

.

m)

帶著錐形釁帽的路障殭屍、手拿長杆的撐杆殭屍、頭頂水桶的鐵桶殭屍、舉著鐵柵門當盾牌的鐵柵門殭屍、身穿紅色橄欖球衣的橄欖球殭屍、捧著盒子的小醜殭屍;更有推著擁有強勁遠程殺傷力的投石車的投石車殭屍……

當然,最可怕的還是博多特本人,他坐在巨型僵王戰車之上,高舉血腥旗幟,一邊持續召喚出新的殭屍士兵,另一邊不斷投射火彈、冰球,炸得城牆千瘡百孔魔獄。

戰鬥殭屍悍不畏死,攻擊手段花樣百出,讓守城的薩魯曼苦不堪言。所幸他麾下近衛的半獸人戰士,皆是曾追隨過劉慧孃的摩利亞地宮中的老兵,用過記憶麪包學過造化殿基本專精與特殊技能,論單兵素質,毫不遜色於普通聖選者,靠著他們捨生忘死的血拚,方纔勉強護衛得城牆不失。

戰了數個時辰之後,殭屍們衝到城牆底下,一隊撐杆殭屍縱身躍起,飛身跳上城頭,來尋守軍肉搏。殭屍勇猛,守軍遮攔不住,眼看將要被殺戮殆儘,斜刺裡卻衝出來一個救星,卻正是弱質纖纖、嬌滴滴的小美人兒聞惜君,隻聽她嬌喝一聲,綽起春秋筆,隔空起,筆走龍蛇,銀鉤鐵化。

萬籟此俱寂——靜!

筆伐之術,靈驗無比,靜字落,彷彿定身法、金縛術、時間停止,城牆上的殭屍們腳步頓時停滯,身軀霎時動彈不得。

薩魯曼見到,重重揮手,半獸人士兵得令發喊,架起封魔天照機,叩響扳機,“噠噠”火光沸燃,隻覷準了殭屍腦袋亂射,眨眼間就射塌了大片,殭屍殘破之軀砸落,將城下敵人的攻擊隊形撞散。

馬丁穿著犀牛裝甲,正在左衝右突,突然見前隊殭屍兵攻城失利,不由勃然怒起,自動進入癲狂狀態。

“哞——”

他忽起爆吼,挺起額頭寒光閃閃的犀牛長角,狠狠一頭,撞在城牆上麵,其勁道強勁無匹,頓時引發出天崩地裂的效果。

“砰”,鑄城的鋼筋鐵塊,隨之龜裂,接著便自行咯吱作響,緩緩塌陷下來,整條環島防線,就此出現巨大漏洞。

要說這樂天島的城牆,都是經過薩魯曼使用防禦魔法加持的,既可減輕各種攻城器械的傷害,又能抵禦火冰雷風等元素攻擊。然而馬丁的犀牛角卻有破魔之威,無視任何魔法防禦,因此一舉暴力頂破城牆。

薩魯曼大驚失色,趕緊親自出手攔截,舉起法杖,瞬發阿瓦達索命咒,一道黑光化作巨蛇,張牙舞爪偷襲馬丁。

博多特坐在僵王戰車上麵,視野極為開拓,一眼看見薩魯曼不懷好意,當即獰笑道:

“驢帝光芒守護,異端,你休想褻瀆神的仆人!”

他屈指一彈,遂有一團烈焰飆射而出,瞬間飛至,熊熊燃燒,將薩魯曼放出來的黑蛇纏住,劈裡啪啦,直接燒成劫灰。

馬敦頭獰笑道:“異端,你狗膽包天,居然敢偷襲我!”說話之間,他舉起蹄子,猛烈踐踏,地麵發出不堪承受的顫抖。

薩魯曼腳下站立的位置,“咯吱”裂開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大窟窿,“哎呀,不好……”

話還冇有說完,彩袍巫師的身軀就轟然**。薩魯曼魔法高強,當即念出飛行咒語,漂浮而起,但奇怪得是,任憑他使倦身解數去飛,越飛離洞口越遠,似乎永遠都是咫尺天涯。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此詭異的境遇,就連見多識廣的****魔法師薩魯曼,都看傻了眼,正在困惑之時,卻有一條軟索從地肺中穿出,瞬間將其緊緊縛住,隨後又拖著他讓地底下去玄煌。

薩魯曼驚慌失措,想要奮力掙紮,但卻有人用天遁傳音沁入耳邊道:“彩袍巫師,你不要亂動,閉上眼睛,我是來救你的。”

他聽出是趙敏的聲音,當即閉上雙眼,隨後就覺身體一陣輕鬆,軟索被人奮力拖拽,撕破幻境,將其重新救回地麵世界。

待薩魯曼再次睜開眼睛,看清窟窿的情況,纔算明白究竟,原來馬丁除了犀牛戰甲神力驚人、無堅不摧之外,同樣擅長拜驢帝教的邪術,能夠變曲為直,化上為下,混淆敵人的感覺。

其實薩魯曼在窟窿中時,六感都已錯亂,自以為是朝天上飛,但實際上做得動作,卻是奔著地下飛,所以纔會離洞口越飛越遠。

此時拜驢帝教徒已然徹底占據上風,黑袍刀客、戰鬥殭屍都衝破城牆,殺入樂天島內部,聞惜君統領強獸人軍團,正在誓死抵抗,情況十分危險。

爭鬥難分難解之時,聞惜君突然個破綻,跳出圈外,玉手揮舞春秋筆,奮筆疾,寫下“煙鎖重樓”四字,霎時濃煙騰起,白霧茫茫。薩魯曼也過來助陣,念出專門改變天象的混天魔咒,來了一場霧中加霧。

原本聞惜君出手幻霧,眾拜驢教徒尚能勉強霧裡看花,但當薩魯曼也動手了,則所有眼前一切景物,都瞬間不複存在。馬丁、博多特等人,恍然覺得連自家手腳,都被隱蔽霧中,直至消失不見。

事處突然,連冷內雅都不曾想到,她耳中聽到霧中殺聲此起彼伏,頓感不安,當即親自出手,抖手放出一道寶光,卻是一把粉紅豔麗的百鍊飛劍,倏忽跳躍,宛若雷霆疾電,劍芒直衝雲霄,彷彿魔神怒吼,一道霹靂,將薩魯曼與聞惜君聯手的幻霧,都絞成碎屑,轉眼恢複朗朗晴空,讓天幕重新明亮。

冷內雅所用的劍術,和楊燁所用蜀山仙劍天劍之術,雖分正邪有彆,但計較功能,可謂有異曲同工之妙。

然而,濃霧之中隻有黑袍刀客與戰鬥殭屍,聞惜君、薩魯曼早就帶著護島強獸人衛士乘亂撤退了,地上皆是邪教徒自相殘殺的屍骨。

“好生狡猾的異端,居然讓你們逃掉了!”

冷內雅長歎一聲,左手輕彈,一縷黑色蜘蛛絲奔射疾出,黏住對麵殘破城牆,她藉助蛛絲柔韌之力縱身跳躍,攀上高處極目眺望。

此女道行高深,早已練成陰陽叟傳下來的魔道天,渡過三次天劫,達到元嬰境修為。每月上半月為雄性,下半月為雌性,時常采補俊美男女,不論是聖選者,還是劇**物,一律通殺,除將劍術練得出神入化,能千裡之外取人首級之外,還練得一雙魔眼,具有超遠視距的本領。

冷內雅猛然見到前方彩光漣漪,流輝幻彩,推出一條玉石鋪成的通道,兩邊都種滿奇花異草,更有許多奇禽異獸在爛漫奔走。長路儘頭,高嶺橫亙入雲,巔峰處是一座高大宮殿,金庭玉柱、瓊樓玉宇,莊嚴絢麗,霞光隱現,仙風道氣盎然。

薩魯曼、聞惜君一夥潰兵,正沿著玉石通道向高嶺宮殿逃亡。

冷內雅見此情況,將手向後重重一揮,朗聲高喝道:“教友們,都隨我上,異端就要走投無路了。”

馬丁、博多特同時道“好”,戰鬥殭屍、黑袍刀客魚貫而入,穿過城牆縫隙,進入玉石通道,緊追薩魯曼、聞惜君敗兵不捨國色天香黑岩。

然而當整支拜驢帝教討伐軍,都走進玉石通道,周邊頓時變了另外一番景象:上下四方,東南西北,分彆升起高達百丈的黑色巨傘,陰森森,沸騰毒焰沖霄而起。

冷內雅霎時醒悟,驚呼道:“不好,中了異端的奸計……”話音尚未落儘,四條巨傘旋風般轉動,紅色砂壁彷彿天般轟然推下,不論戰鬥殭屍,還是黑袍刀客,隻要被這些紅砂灑中一點,身體立時化作齏粉。

博多特大怒,駕駛僵王戰車,狂噴冰火兩重天,不防斜刺裡閃出一位通體白袍,赤著雙足,風華絕代的長身精靈美女,舉起掌中法杖,使出鏡麵反彈魔法。

“砰”,冰彈火牆同時轉換方向,反朝著拜驢帝教陣中殺去,一時間燒化凍僵人員無數。

冷內雅目眥欲裂,對著那位長身精靈美女咬牙切齒地道:“你就是精靈女王凱蘭崔爾。”

精靈美女將秀眉挑動,滿臉鄙夷傲然輕笑,語調冷酷猶如嚴霜:“我當然就是凱蘭崔爾,奉島主命令,等你這個不男不女多時了。”

冷內雅平生最恨人說她不男不女,凱蘭崔爾之言讓她徹底暴走,隻見她噴出一口鮮血,吐到自己掌中的粉紅長劍之上,劍芒霎時一變十,十變百,百變千,鋪天蓋地都朝精靈女王劈落。

凱蘭崔爾麵不改色,從懷中取出一寶,正是造化葫蘆,輕輕揭開葫蘆口,隻聽颼地一聲,隻見漫天劍芒都被收入造化葫蘆。

冷內雅大叫一聲,趕忙再取下耳環做暗器,凱蘭崔爾如法照舊,將她這對耳環也收了,接著還嘲笑道:

“不男不女,我就知你隻有這些手段,還有什麼破銅爛鐵,都一起用出來吧。”

冷內雅怒極,想和凱蘭崔爾拚命,但被同伴馬丁止住,馬丁頭腦清醒,勸道:“會長,您難道忘了,凱蘭崔爾是****法師,本來就是專門剋製您的強化方式。你還是把她交給我來對付,我是科技強化,正好能夠降伏她。”

言罷,馬丁催動犀牛戰甲,虎虎生風,一頭直奔凱蘭崔爾懷裡撞來,口中還咆哮著:“美女,我來了,我來了。”

“凱蘭崔爾夫人冇空與你交手,你的對手是我,吃我一招風翼天翔!”

正是趙敏披著鳳凰聖衣從天而降,玉手舞成十字星辰的姿勢,運轉體內天魔極樂神功,毅然發動了鳳凰展翅。

“砰”,赤色不死鳥火鳳振翅翱翔,龐大犀牛戰甲彷彿受到泰山壓頂,隻發出一聲悶哼,整個身體像炮彈般被彈出數十丈。

冷內雅看到趙敏,就彷彿看到了鬼。有兩件事情,特彆讓她覺得不可思議:首先是趙敏的實力,強得出於意料,她用青銅聖鬥士的聖衣,打出了接近黃金聖衣的力量。

另外,按照無人機搜來的情報,楊燁、淩曌尚未從任務世界歸來,趙敏是樂天島上臨時領袖。此時應該坐鎮中樞,主持大局,怎會如此不顧大局,親自來此佈陣伏擊她們。

“難道,這就是一個引君入甕的陰謀?趙敏,她並不是異端真正的總指揮?主持大局的核心,尚另有其人。”

hp: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