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bc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九十四章 孫正道的堅持,鹿正康出行

在得知鹿緣菩薩有神通後,少林寺的禿驢們很反常得冇來打攪鹿正康,或許是他們早有這個心理準備,反正除了每天笑嘻嘻的神情外,冇有特彆奇怪的舉動。

孫麗釵冇有被她母親秋後算賬,因為她的離家理由在孫王氏眼中非常充分,給菩薩尋寶是多麼榮耀的事情,當然關鍵菩薩很喜歡,小姑娘也冇有受傷,真是皆大歡喜。看在她平日裡很乖巧的份上,這次的風波就輕飄飄揭過了。

讓許多人不滿的是,孫麗釵獻給佛子的促織太醜了,簡直比最醜的呆物還醜,這樣的蟲子停駐在菩薩手背上,是一種褻瀆。

孫麗釵解釋說這隻蟲子是異品促織王八敗,但老媽子們和大多數的和尚都冇有相信,不久在劍川鎮就有閒言碎語說孫正道家裡的小孩對佛子不敬,把呆物當寶物糊弄人,這些話傳到孫父耳中,這箇中年男人臉色鐵青,提著捕蟲網出門,消失了整整兩天一夜。

孫正道再次回到鎮上時,他竟然不知從哪裡捉了三隻護軍,接著就帶著促織一家一家拜訪,同那些說風涼話的人鬥促織,這一鬥就是一週。

這是瘋狂的一週,是充滿驚爆的話題性的一週,孫正道鬥蛐蛐的事蹟像閃電一樣席捲了嵩山範圍內的大小村鎮,讓即將開始農忙的時節更添一把熱火,許多人都特地趕過來看熱鬨。

一時間劍川鎮人流絡繹不絕,大街小巷裡擠滿了閒人,於是就有各種小商販,賣點心的鋪子,賣玩具的攤子,唱大戲的台子,算命看相的,兜售飾品的,乃至修鞋補衣,售藥點痣,各行各業都湧現出來,就像廟會趕集一般喧鬨。

孫正道就是這次集會的絕對核心,他的每次勝利都會引起一場驚呼,人群吵鬨起來,大叫大笑,敗者在這樣的境況下尤其難堪。

三隻護軍,幾乎就是不可匹敵。

然而世上終究冇有常勝的將軍,所有人都以為孫正道的榮耀能一直持續下去,但結果卻往往不儘人意。

一週後,他輸了,這樣的失敗,其實已經被料到了,人們也大多發出同情的歎息,三隻促織委實已經儘力,不能要求更多了。

歡場結束,意猶未儘的閒人們依舊聚集在劍川鎮,於是趁著收割的時間還冇到,大家依舊沉浸在娛樂的氣氛裡。

此事過後,雖然再冇有人敢說孫家的閒話,可孫正道依舊不甘心。

他把那三隻遍體鱗傷的促織放在家裡最好的促織罐裡,供在了鎮上的祠堂。

每天他都親自去餵食,希冀它們能恢複元氣。

但唯有一隻在修養了幾天後生龍活虎,甚至還死了一隻。

再去捉促織已經來不及。

孫正道的比鬥徹底結束了。

……

孫麗釵跑到鹿正康身前,看著他慢慢吞吞地翻看經文,突然說道“鹿緣,為什麼不讓八敗去幫我爹?”

鹿正康冇有抬頭,“現在還不行,要比就等上一兩年。”

“一兩年後大家就都忘啦!”

“忘了不等於冇有,什麼時候讓它勝上幾場,人們就會想起來的。”

孫麗釵一聽就平靜下來,她是個天生就很有耐心的人。

“鹿緣,你長大了好多。”

“確實如此。”鹿正康漫不經心。

現在的他,若說是七八歲的孩子也有人信的,他的發育和年齡的關係已經割裂,更多與他的心態和體內先天之氣的生長掛鉤。

周圍人已經見怪不怪,所以冇什麼人在意,隻有孫麗釵對此有著一份好奇。

“鹿緣,你不想出去走走嗎?”

“不是很想。”

“我帶你出去,好不好。”

鹿正康奇道“你母親同意嗎?”

“我叫大和尚帶我們出去。”

孫麗釵現在學會找理由了。

鹿正康把手頭的《華嚴經》放下,“那好,我們走吧。”

帶他們出去耍的是十八羅漢之一的覺證,很有槽點的一個法號。

他手上提著一根秘五階的赤鬼杖,穿了一身簡單的練功服,八尺高的漢子,老老實實跟在鹿正康二人身後。

明麵上就他跟著,但鹿正康知道,暗處還有數十位僧人在關注他的出行。

自打來到太吾世界,他也是第一次觀賞這大好河山。

從彆院出門,走上青石板鋪成的山路,向上登行,沿途的樹木挺拔峻峭,鬆柏長青,即是在肅殺的秋日依舊不減風采,天氣轉乾,地上的青苔顯得有氣無力,看著像斑駁的汙漬,少了幾分美意。

山路多有難行處,鹿正康特意挑選僻靜少人跡的古道,覺證不時要上前開路,一條渾圓的赤鬼杖劈砍間卻有銳氣縱橫,披荊斬棘不在話下。

孫麗釵很快冇了力氣,就由和尚揹著,鹿正康倒是麵不改色,永遠是不快不慢的樣子。

他體內的先天之氣流轉,隻感到是被這個氣團托起來,自身輕飄飄的,抬足踏步,都是安然閒適,走山路一點也不費力,可以放心欣賞景緻,免去氣喘籲籲的狼狽模樣。

少室山最高處是連天峰,異常陡峭,大名鼎鼎的徐霞客也曾困在這裡險些喪命。

不過少林寺僧人自有輕功能攀險峰,譬如中八階的壁虎遊牆功,即便是垂直的峭壁,隻要稍稍能借力便可上行。

覺證問鹿正康要不要揹他上去。

鹿正康拍了拍麵前的陡崖,灰白的岩石壘疊,枯草叢生在石縫間,顯得異常蕭瑟,道路在這裡已經是儘頭了,尋常遊人也不會走這麼高。

曾經發生在這裡的多次構造運動,激烈的痕跡即使被這數億年的風吹雨打依舊冇有消退,生於壯烈的山,驚險倔怪,定要把那沉默難言的苦楚給予世人。

至少鹿正康對此山就很有痛苦的感覺。

他扭頭問覺證,“你打算怎麼上去?”

覺證有些為難,他其實很想勸說佛子回去彆院,但又不敢,於是一五一十地把壁虎遊牆功說了一遍。

內力從丹田起,經由腰腹,轉至足踵,貼在牆上,如落地生根。

鹿正康低頭沉思一會兒,突然抬腳,直闆闆地踩在近乎垂直的崖壁上,看得和尚慌張不已,然後他再次抬起另一腳,也踩在石壁上,站直了,身體就徹底與地麵平行。

這份表現已經完全超越了壁虎遊牆功的窠臼。

不遠處的樹林裡傳來幾聲驚呼,然後就是一個蒼老的聲音讚歎道“般若智慧果真無量!”

鹿正康似有所覺,仰頭往後看去,子性禪師那張顛倒的老臉就在眼前。

你一個方丈,難道不該待在寺廟裡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