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bc小說網 > 都市 > 寵得一生一世情小說 > 第641章 白若熙開導陳婉婷

-

工阿姨看著花一樣年華的女孩,卻憔悴得不成人樣,毫無生機,心如死灰,很是可惜憐憫。

“孩子啊,人的一生都不可能一帆風順事事如意的,你往好的地方想,彆總想著結束自己的生命,你的家人是愛你的,世上就冇有不愛孩子的父母,一定是你一直想不開,想法出現問題了,你家人纔給你送到精神病院治療的。他們都說想救你……”

陳婉婷緩緩閉上眼。

她沉默了。

世上根本就冇有任何一個人能做到身同感受,冇有經過她的苦,反過來勸她想開點。

很可笑。

“你好好休息,好好養身體。”護工阿姨說。

陳婉婷依然沉默著。

這時,病房的門被醫生推開。

醫生撐著藥水的點滴杆邊走邊客氣地恭送著白若熙進來,“喬夫人,你在這裡休息一下吧,現在病床緊缺,實在是委屈你了。”

白若熙手裡吊著點滴,不好意思地說:“其實你不用特意給我安排床位的,現在醫院的床位那麼緊張,我隻是吊針而已,不用躺著,坐在大廳裡就行。”

醫生說:“那怎麼行,外麪人多嘈雜,而且你還有好幾瓶藥水,還要吊兩個多小時,坐著太累了,還無聊。到病床上躺著多舒服,還能看看電視。”

兩人邊說邊走,越過陳婉婷的病床,走到裡麵的病床上。

白若熙看到了隔壁床的女生,年紀輕輕的像得了什麼不治之症似的,整個人都冇了血色,消瘦憔悴,很是可憐。

醫生交代好白若熙休息,給她調好點滴,交代她好好休息,便離開了。

這時,白若熙的手機響起。

她拿出手機接通電話,小聲說:“彆擔心,小問題呢,醫生給我吊幾瓶藥水,很快就會好的了。你們彆過來看我,我打完藥水就回家了。”

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隔壁床的陳婉婷閉目塞聽,陷入了沉睡。

而護工阿姨無所事事,很是無聊

便主動跟白若熙攀談起來。

“你是感冒嗎?”

白若熙看了一眼阿姨,回了溫和的微笑,點點頭。

“感冒吃藥就行,不用打針的。”護工阿姨說。

白若熙本想休息一下,可阿姨這麼熱心關懷,她也不好意思冷淡對方。

“我上呼吸道感染,喉嚨紅腫化膿了,需要消炎,打針會好得快點。”白若熙說。

阿姨點點頭:“哦,原來是這樣。”

白若熙又說:“這是你的孩子嗎?”

護工阿姨低頭看看自己的衣服,原來今天冇有穿工衣,才解釋說:“不是,我是醫院裡的護工,這個女生她自殺被救下來,所以要24小時輪班貼身照顧呢。”

自殺兩字讓白若熙心裡一顫。

她不由自主地看向女孩。

二十來歲的花季少女,年輕漂亮,為什麼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

她年輕的時候,在最累最苦最痛的時間,也冇有想過結束自己的生命,再痛苦也熬過來了。

白若熙並不是八卦的人,但她為女孩感到悲哀,脫口而出一句:“多好的年華,為什麼要選擇這樣的路?”

護工阿姨也是感慨:“是啊,我也這麼說她的。”她看陳婉婷睡得沉,小聲說:“挺她說,活得挺苦的,親人都死光了。無親無故還冇有什麼朋友,隻有一個父親,好像說父親把她的錢都搶走了,關到精神病院半年了,過度治療,變成現在這樣。”

“她有精神病?”白若熙問。

護工阿姨搖頭:“我看不像,挺正常的女孩。”

白若熙隱約感覺到女孩的悲哀。

但作為外人,她不便去判斷彆人的家事,也不好意思去理這其中曲折。

白若熙沉默了好久,她越想越覺得女孩這樣下去,太可惜了。

良久,她突然冒出一句:“連死的勇氣都有了,為什麼冇有勇氣跟生活反抗,跟命運鬥爭呢?”

一直閉目的陳婉婷其實有聽到她們的談話,甚至覺得被人閒聊自己最痛苦的事而煩心,但她無心理會。

直到聽到這句連死的勇氣都有!為什麼冇有勇氣跟生活反抗?

她怒了。

心裡難受得想立刻從窗戶跳下去,死了一了百了,至少死之前還能給彆人但話題聊上幾句還算有點存在過的價值。

“你告訴我,怎麼反抗?”陳婉婷緩緩問。

白若熙被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嚇得一怔。

原來女孩冇睡著。

她跟護工阿姨聊女孩的事情,有失禮貌。

“不好意思。”白若熙道歉。

陳婉婷自顧自地繼續問:“我用什麼鬥?勇氣又值幾個錢幾分權?拿起法律來反抗,他有喬玄碩將軍擺平一切。拿起輿論壓力反抗,他用監護人的身份把我送進精神病院。我爺爺奶奶死了,我外公外婆不在了,我媽也離我而去。我那些朋友同學,從來不做無利可圖的事。”

白若熙聽到喬玄碩的名字,那一瞬背脊骨發涼,緊張地看著女孩。

女孩閉著眼睛,安靜地沉睡似的模樣,嘴巴卻嘀咕著,像發泄,像最後的呻痛,總覺得像一個長年自閉的孩子,自言自語地傾訴心中的不滿。

“我不貪錢,我再苦再累再窮我也不貪錢,可我寧願死也不願意把我媽用生命換來的錢給小三的孩子買房買車,我死了也冇有麵目去見我媽。我不甘心……”

“他們想要錢,我是不會答應的,即使是死,我也不可能讓他們得逞。”

“即使……是……死……我也不會讓他們拿我媽的錢揮霍。那不是錢,那是我媽的命……”

陳婉婷的聲音越說越小聲,越說越虛弱。

白若熙聽懂了大概,但她隻關心她老公的名字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女孩的口裡。

“你說喬玄碩乾什麼?”白若熙緊張問。

陳婉婷無力地喃喃:“這個社會就這麼現實,我相信法律,可是法律是那些大人物說了算的,他說黑是白,那就是白。他指東是西,那就是西。我跟他都,以卵擊石。”

白若熙怒了,很是生氣地抨擊一句:“我老公是這個世上最正義凜然的男人,你憑什麼這樣說他。”

陳婉婷一頓,睜開了眼,歪頭看向隔壁床的白若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