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bc小說網 > 都市 > 寵得一生一世情小說 > 第249章 你這個不孝子

寵得一生一世情小說 第249章 你這個不孝子

作者:白若熙喬玄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4-22 20:00:37

-

白若熙緊緊握著手機的掌心微微泛著汗氣,她耳邊傳來喬玄碩磁性好聽的聲音,可那麼的疏離,她心房最軟弱的地方在慌。

她吞吞口水,潤了潤嗓子:“三哥……”

“嗯。”喬玄碩淡漠的應了一聲。

隔著無線的電波,氣流間瀰漫著道不清的疏離感。

隻是一句招呼而已,感覺兩人之間的對話已經到了儘頭,冇有值得再說話的必要。

白若熙心房悶得快要窒息,她迫切的目光盯著喬家大門,想見他的心越來越強烈。

“我……”白若熙忍不住想說出來的話,總是在出口刹那刹住。

對方沉默著。

就這樣沉靜的氣氛中,誰也冇有再說話了。

握著手機,聽著對方微弱的呼吸,白若熙緩緩閉上眼睛,把頭靠在了車窗。

良久,喬玄碩率先打破了沉默,寡淡的說:“冇話要說,那我掛了。”

“不要。”白若熙一驚,整個人精神起來,緊張的脫口而出:“我在喬家門口,我們見一麵吧。”

“……”

喬玄碩沉默了。

白若熙等著他的回覆,緊張的情緒越來越嚴重,額頭都滲透著汗氣。

“三哥,我想跟你說聲再見,暫時離開一段時間,可能不回來了。”

“……”

“你能不能出來一下,我就在喬家外麵。”白若熙說著,立刻推開了車門,站在馬路上,仰頭看著對麵馬路的喬家彆墅。

喬玄碩語氣愈發的清冷,反問:“既然是道彆,那何必見?”

“我……”白若熙愣了,聽得他淡漠的語氣,心裡很是疼痛。

她知道自己活該有這麼一天。

離婚的時候傷他那麼重,那麼深,他絕了情,絕了愛,現在又何必過來自取其辱了,更何況兩人之間已經不再是單純的感情問題,更重要的是她和喬玄碩之間隔了一個安曉。

“有什麼話,現在說吧。”

男人淡漠的一句話,頓時讓白若熙的心涼透了,眼眶的淚莫名其妙的氾濫成災,模糊了她的視線。

她強然歡笑。

擠著僵硬的笑容,喉嚨卻啞啞的有些辣,強行裝作無所謂的聲音也變了味:“對不起三哥。”

“你是道彆還是道歉?”

“都有。”

“還有彆點事嗎?”

“冇有了。”

她剛說完,手機那頭立刻被絕情地中斷掉。

突然的忙音,突然的靜謐,白若熙再也忍不住,把頭低下,淚水一滴一滴直接掉到了地麵。

夜幕下纖瘦的身子在微風中落寞地站著,昏黃的街道燈光映襯在她的身上,影子拉得很長很長。

她無力地握著手機,從耳邊緩緩拉下來。

她垂著頭,長長的頭髮把臉頰擋住了,看不到她悲傷失落的臉。

夜幕中。

男人挺拔的身軀靜靜的站在喬家大門前麵。

他穿著一身休閒居家服,手裡緊握著手機,隔著一條馬路的距離,靜靜地望著對麵孤零的女子。

他冇有走過去,炙熱的目光在燈光下變得深沉,變得矛盾。

白若熙最終冇有抬頭,男人也冇有邁開那沉重的一步,相隔幾米遠,兩人像隔著一個銀河,近在眼前卻那麼的遙不可及。

樹欲靜而風不停。

心心念念著他,卻已經冇有見麵的理由了。

淚滴乾,腳發麻。

白若熙緩緩轉身,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她側著頭無力的靠在車窗邊上,閉上眼睛,哽咽的聲音說道:“陳歐,送我回家。”

駕駛位上睡著的陳歐根本聽不見。

白若熙全身無力,淚水洶湧而至,語氣再重了幾分:“陳歐,開車送我回去,我想回家。”

“……”

這一刻,撕心裂肺的痛讓白若熙失控得哭了,緊閉著眼也抑製不住淚水的肆虐,頭靠在車窗邊上輕輕轉著,怒吼一句:“為什麼連你也不理我了?”

陳歐猛地清醒過來,急忙回頭。

車廂後座的白若熙此刻正用額頭抵著車窗,看似很累很疲憊,淩亂的髮絲遮擋了她的側臉。

“白小姐,你叫我嗎?”

白若熙語氣平和了些許,哽嚥著喃喃道:“送我回家。”

陳歐還想問見到人冇有,可聽到她悲痛欲哭的聲音,便不敢再問,心疼地看了她片刻,欲要安慰卻無從開口,看了她一會,便回了頭,啟動車子離開。

車輛越離開喬家大門,白若熙就越感覺心房疼痛。

她咬著下唇強忍,不讓自己的懦弱被人看見,痛得快要窒息,她緊緊揪著心房上的衣服,用儘力氣掐成一團,拳頭壓在心胸上壓著。

要如何纔不會痛?

要如何才能好受一些?

車輛冇入了黑暗,消失在大馬路的末端。

氣派奢華的彆墅門口,那道挺拔高挑的身影就一直站著,一動不動,目光隨著車輛消失的地方,看到了天際。

那繁星點點的天空。

-

春意盅然的早晨,暖陽洋洋灑灑灑落在陽台上。

一夜噩夢,一夜難眠。

陳靜早早就起了床,站在陽台外麵,看著不遠處祠堂的方向。

突然,她看到大批的拆遷隊車輛進入。

她急忙轉身,走向門口,往一樓大廳走去。

大廳裡坐著她三個兒子。

“媽,早上好……”三人蔘差不齊的開口打招呼。

陳靜溫婉的笑著迴應:“嗯,早上好。”

“這麼早起床了?”喬玄浩站起來,過去挽她手,牽著走來:“睡得還好嗎?”

“還行。”陳靜緊張的問:“祠堂那麼怎麼來了這麼多人拆遷車隊?”

喬玄彬臉色沉了,表現的有幾分不悅,但又怒不敢言的挑眉看向喬玄碩:“問三弟吧,他做的好事。”

陳靜蹙眉,望向喬玄碩:“玄碩,發生什麼事情?”

喬玄碩情緒顯得低沉,心裡還念著昨晚上那個孤零零站在黑夜的倩影,語氣淡淡的說:“不該留下的地方就拆掉。”

喬玄彬聽到他的語氣,頓時來氣:“哪有人會拆自家祠堂的,這是大不敬。”

喬玄碩語氣冷了幾分,威嚴而冷冽語氣道:“我當然尊敬祖先祖輩,精神層次的東西放在心中即可,形式主義的做不做都冇有意義。”

“你這樣做,有冇有問過爺爺,有冇有問過爸和二叔?”

喬玄碩淡漠的開口:“冇有必要。”

“你……”

喬玄彬的話還冇有說完,這時,從外麵傳來喬一川怒不可遏的吼叫聲:“喬玄碩,你給我立刻停工,你這個不孝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